润广律师事务所
润广律师事务所

关注

广东润广律师事务所微信

“达摩克利斯之剑”下的法律人

时间:2020年03月11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拓展:达摩克利斯之剑对应的英文是The Sword of Damocles,用来表示时刻存在的危险。源自古希腊传说:迪奥尼修斯国王请他的大臣达摩克利斯赴宴,命其坐在用一根马鬃悬挂的一把寒光闪闪的利剑下,意指令人处于一种危机状态,随时要有危机意识,借此比喻安逸祥和背后存在的杀机和危险,告诫人们要经常反思潜在的风险并化解之。

   
    在普通人看来,律师行业的高收入令人羡慕,但律师业的高风险却往往不为人所知。
    广州一律所和律师不出庭不答辩官司败诉后遭索赔逾12亿元的“天价”赔偿令不少律师业业内人士感到“震惊”,法院尚未裁定是否立案,或创下我国律师遭索赔金额之最。
    “打错一起官司,律师赔得倾家荡产”不再是危言耸听,律师业巨大的执业风险引发了极大的关注。


案件回顾:
公司陷海量官司走向破产程序
    今年56岁的罗锦灿是广州市环博展览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博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法人独资),成立于2002年,主要从事场地租赁(不含仓储)、会议及展览服务等业务。此外,罗锦灿还是另一家公司——广州银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银怡公司”)的董事长。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6月26日作出的民事裁定书显示:
    截止2018年5月29日,以环博公司为被执行人在广州市海珠区法院的执行案共851件,执行标的额共5.3亿余元(未包括后来增加的利息或违约金等)。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该裁定中认为,环博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经法院强制执行无法清偿债务,应当认定其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何某某等3人作为债权人申请对环博公司进行破产清算,符合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裁定予以受理。
    根据我国破产管理人制度,法院在裁定受理破产申请后,将选定中介机构担任管理人在破产程序中负责财产保管、职工安置等各项破产事务。
    同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指定管理人决定书》称,经竞选指定破产管理人的程序,依照企业破产法及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的规定,选定北京××(广州)律师事务所担任环博公司管理人,负责人为Y律师。该决定书同时写明“管理人应当勤勉尽责,忠实执行职务,履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规定的管理人的各项职责”。

管理人不开庭不答辩官司败诉
    但此案后来的发展让罗锦灿无法接受,他表示,作为破产管理人的北京××(广州)律师事务所及Y律师,竟缺席了2019年1月28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2018)粤民初38号案的庭前会议及庭审。
    (2018)粤民初38号案,是北京一家公司作为原告,起诉罗锦灿名下的环博公司和银怡公司,诉讼请求标的额超过10亿元(含贷款本金、利息、逾期罚息、复利)。
    2018年1月28日上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就(2018)粤民初38号案召开庭前会议。在法庭“核对当事人基本情况”部分,开庭笔录记载“广州环博展览有限公司已收到本院送达的开庭传票,其诉讼代表人北京××(广州)律师事务所收到本院开庭传票后,未依法代表该企业出庭,履行法定职责,未委托诉讼代理人参加诉讼。本院将依法视情况对管理人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行为作出处理。该公司管理人工作人员刘某律师庭前陈述:因为庭前邮寄了中止审理的申请书,故今天不提交授权材料,仅作为旁听人员旁听。”
    笔录显示,律师刘某随后称:“之前申请作为旁听人员进行旁听。经过考虑,现向法庭提交相关授权材料。”笔录显示,律师刘某的工作单位为北京××(广州)律师事务所,代理权限“一般代理”。
    当天下午是案件的正式开庭,笔录显示,书记员向审判长报告到庭情况时称:“广州市环博展览有限公司未到庭。”此时审判长表示:“经本院传票合法传唤,广州市环博展览有限公司未到庭,不影响本案的审理。”法院依法作出缺席审理。
    经过审理,2019年6月25日,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2018)粤民初38号案作出一审判决,共有三个判项:
    一、限银怡公司在本判决生效日起十日内,向北京的原告公司偿还债务本金9.35亿元及相应利息、罚息及复利(利息以9.35亿元为本金,从2015年3月21日起,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上浮10%标准计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罚息以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基准利率上浮10%后再上浮50%标准,从2015年7月10日起计至实际清偿之日止;复利以2015年3月21日至2015年7月9日期间欠付的当期利息为本金,以前述罚息标准计至2015年7月9日止);
    二、原告公司依法有权就拍卖、变卖环博公司名下位于广州市海珠区琶洲大道东2号的9处房产所得价款在债权数额范围内优先受偿;
    三、环博公司对前述判项一确定的银怡公司欠付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2018)粤民初38号案一审判决书中还载明:“环博公司未作答辩。”
    一审败诉后,环博公司没有上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年10月22日作出的(2019)粤01执5795号执行通知书显示,(2018)粤民初38号案判决书已生效,并已进入执行阶段
    罗锦灿认为:“环博公司在这个案件中的败诉对企业的影响非常大。”

索赔12.6亿 两被告拒绝接受采访
    为此,今年10月底,罗锦灿委托浩天信和律师事务所律师林惠勇以环博公司为原告、以北京××(广州)律师事务所和Y律师为被告,提起民事诉讼。
    罗锦灿在起诉状中称,北京××(广州)律师事务所和Y律师未忠实履行职务,给环博公司造成了不少于12.6亿的损失(含本金及截至起诉时的利息、罚息、复利),应承担赔偿责任。
    “而且这个数额还在随着时间的增长一天天变多。”林惠勇告诉记者,北京××(广州)律师事务所和Y律师“一不开庭、二不答辩、三不上诉”,直接结果是案件败诉,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
    关于北京××(广州)律师事务所和Y律师被指“一不开庭、二不答辩、三不上诉”的原因,羊城派记者近日采访了Y律师和北京××(广州)律师事务所主任。
Y律师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我现在不能接受采访。破产案件还在办理中,没办法接受采访。”当记者问及当时未能参加开庭的原因时,他挂断了电话。
    记者随后拨通了北京××(广州)律师事务所主任的手机号码。当记者问及该案有关情况时,该律所主任明确表示不接受任何采访。
    据了解,就环博公司起诉北京××(广州)律师事务所和Y律师一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已收下诉讼材料,但截止目前尚未作出是否立案的裁定。
    “当事人的权益受到侵犯,有权利提起诉讼,至于法院怎么处理、判决赔多少则是另一回事。”罗锦灿的代理律师林惠勇表示,“这是一宗依法治国背景下的典型案例,法律从业人士更要带头遵守法律,履行法定职责。这个案件的出现给律师行业敲响了执业警钟,有助于提升整个行业的执业水准,让广大律师头上时刻悬着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怠于履职将受到巨额索赔。”
    无独有偶,2001年7月,河北三河燕化公司准备与北京金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合作开发紫宸苑住宅小区项目。为查清对方底细,燕化公司聘请北京市xx律师所作为法律顾问展开调查,因失职遭索赔。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的一声槌响震动了整个律师业:因为受委托的律师失职,导致客户被骗走1亿元资金,3名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被法院一审判令赔偿客户800万元损失,并返还100万元律师费。
    回到本案,本案能否支持?支持多少还是未知。

律师执业风险
    在过去,因遗失重要证据、泄露商业秘密、超越代理权限,律师被委托人告上法庭的事情偶有发生。但通常案子的标的只有几万元或十几万元,判赔上百万的案子凤毛麟角。
    如今,律师在以法治建设为主要特征的市场经济中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相应的执业风险也越来越高。
    在现代企业中,特别是在“疫情”肆意冲击市场经济下的中小企业,律师提供的破产清算法律服务和专业判断已成为企业的救命稻草和重要依据。如果律师的工作过程或者工作结论出现错误,就可能面临高额赔偿的风险。所以,律师业的“天价赔偿”时代可以说才刚刚开始。
下面我们来谈一下律师执业风险:
民事赔偿的风险
    因自身过错行为或者案件本身的复杂性等诸多方面的原因致使当事人利益受到损害,或者当事人的要求未得到满足;
    因工作失职造成当事人损失的赔偿,对法律问题理解的偏差造成错误,专业化程度低,不可能全知全能导致风险;
    如泄露商业秘密、遗失重要证据、诉讼请求不当、举证错误、越权代理、延误诉讼期限、对案件性质的判断出现偏差、为企业提供法律意见不当或错误等等;
    当事人完全可能以上述失误为由要求律师退还代理费和赔偿损失。
    12.6亿的天价索赔也就是这么产生。
刑事方面的风险
    在刑事案件中,刑事辩护律师不仅仅要确保辩护方的利益不受损害,还应该明确自身的权益,规范公权力。
    我国《刑法》第三百零六条规定,在刑事诉讼中,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伪造证据,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这条法律无疑是刑辩律师执业风险的来源之一,是悬挂在律师头上的一把利剑,任何刑辩律师随时都可能成为剑下“亡魂”。
    律师因违法执业而被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例越来越多,律师执业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巨大风险。
    震动律师界的李庄案便是其中之一。即使李庄是被冤枉的,他没有教唆龚刚模编造假的证言,也没有指使相关证人作伪证,但是李庄并没有任何有效的证据来证明自己无罪。这无疑是律师在执业中的一种无形的压力。
行政方面的风险
    行业处分是律师在执业中违反律师法或者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而受到司法行政机关或者律师协会组织的行政制裁。
    如因私自收案和收费、同行之间恶意竞争、双方代理、提供伪证等违法违纪行为而受到警告、停止执业、吊销律师执业证等行政处罚。
    民事赔偿是最轻的责任,吊销律师执业证就等于葬送了职业生涯,触犯刑法就身陷牢狱之中。

    律师职业处于是非、矛盾、漩涡的中心,由其职业性质所决定。
    作为法律人,我们和检察官、法官一样都是法律职业共同体的一员,是实现法治中国的重要力量。我们的责任是为社会的进步贡献我们的力量,认真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帮助当事人解决法律上的实际问题,赢得当事人的信任。
在与当事人的关系中,律师与委托人在层次不同的情况下,我们不必也无法去刻意相融,更不必试图去碾压对方。我们只需秉承良知,依法办事,就可以包容不同价值观的人。
    法律是善良和正直的艺术,带着感情去办案,带着人性去实现公平和正义,才是律师所追求的真正的正义。
(作者:佚名 编辑:runguang)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律师执业风险
联系我们
电话:0769-21680988
   0769-22885755
传真:0769-28687188
邮编:523000
邮箱:gdrglawyer@21cn.com
地址:广东省东莞市元美路10号亨美商业大厦708、709号